柯柯牙精神代代相传

中国林业网 http://www.forestry.gov.cn/2018-11-02来源:天山网
【字体: 打印本页

  9月23日,73岁的依马木·买买提(左一)在中秋节前夕见到了曾经的老领导86岁的时任阿克苏地委书记颉富平(右一)、83岁的时任阿克苏地区林业局局长毕可显。这是三位当年的柯柯牙绿化工程的建设者在退休后第一次相聚。


  “我很庆幸,当年我没有当逃兵,参与了柯柯牙绿化工程这项伟大的生态工程。”73岁的依马木·买买提说,“柯柯牙让我的人生丰满。”
  9月20日,73岁的依马木·买买提又一次让儿子艾斯卡尔·依马木开车,带他去柯柯牙荒漠绿化一期工程栽种的防风林转了一圈。一棵棵高大的杨树,还有与之伴生的胡杨,这些31年前栽下的树,是依马木的牵挂。用儿子的话说,“他的心里,只有柯柯牙和柯柯牙的树”。
  命运开了个玩笑
  1985年,已是不惑之年的依马木·买买提在离家100多公里的塔里木农垦大学当了近20年大学教师后,终于有了调回阿克苏市继续当老师的机会。
  他热爱教师这个职业,在大学的三尺讲台,他将自己的所学毫无保留地教给学生,也收获了不少的荣誉。
  事情已谈妥了,就等着一纸调令。
  在窗明几净的教室里给学生传道授业解惑,在依马木·买买提看来,这是一件很崇高的事业。
  每一次站在讲台上,他留给学生们最深的印象就是穿着笔挺的西装、系着领带,严肃中却不失谦和。但命运好像跟依马木开了个玩笑,阿克苏这所中学的调令没等到,他却被老同学、阿克苏地区林业处副处长艾斯卡尔·卡斯木“忽悠”到刚成立的柯柯牙三北防护林管理站,出任首任站长。
  第一次实地考察,看到沟壑纵横、寸草不生的柯柯牙,依马木打起了退堂鼓。在跨过一个深沟时,他一不小心摔倒在地,弄得一身土不说,还差点摔伤。
  “哎,老同学,你不是说让我到林业局上班吗?怎么让我到柯柯牙那个鬼地方去上班?我在大学有干净体面的工作,我凭啥要来这里工作……”挂了电话,依马木心里还在埋怨老同学。
  这时,电话响了,时任阿克苏地委副秘书长、柯柯牙绿化工程常务副总指挥何俊英让他第二天去一趟他的办公室。
  何俊英给依马木倒了一杯茶。
  “依马木老师,我们看重你的专业素养,柯柯牙绿化工程是一个伟大的工程,你是共产党员,是党和国家培养的干部,我们相信你一定能在柯柯牙绿化中发挥出最大的作用。”
  “你可以走,但在党和人民需要你的时候,你愿意当一名逃兵吗?给你三天时间考虑……”
  何俊英话语不多,但句句“点穴”。
  回到家里,一夜辗转反侧,依马木终于想通了。“我作为一名党和国家培养起来的干部,又是共产党员,怎么能在党和国家需要我的时候讲条件,当逃兵呢?”他为自己之前的作为感到不齿。
  第二天,他背着妻子准备的干粮——一口袋馕,来到了柯柯牙。

 

依马木·买买提在柯柯牙林管站院子里采摘红彤彤的苹果


  树苗成活率超过85%
  1987年春季,数以万计的阿克苏人扛着铁锹、坎土曼,开着拖拉机,骑着自行车来到柯柯牙,在这片阿克苏人历史上多次种树都已失败告终的荒地上,种下象征希望的一棵棵小树苗。
  天黑了,当义务植树的“大军”离开,荒凉的柯柯牙,只剩下依马木和他的“手下”——33名从阿克苏地区各林场招来的护林员和几名技术员。
  压力,从未有过的压力。
  因为,他曾向阿克苏地委领导立下过军令状——保证成活率达到80%以上!
  “白天种下树苗,晚上就要浇上水,只有保证及时浇上水,树苗的成活率才能有保障。”依马木说,不放心护林员和技术员浇水,依马木每晚都亲自负责。
  实在瞌睡了,他就靠着田埂眯一会。馕硬得咬不动,往水渠里泡上几分钟,一咬,软硬倒是合适,就是留下半嘴的泥沙。
  依马木带着3名技术员,4个人8条腿,就像纺织机上的编织经纬的梭子,从核心腹地,到角角落落,一点点丈量着柯柯牙。这一年夏天,依马木带着人给第一批种植的树苗浇了13次水。
  他没有让阿克苏人失望。
  第二年秋季,柯柯牙一片绿色,这片荒原终于被阿克苏人征服,35.8万余株树苗,成活率超过了85%。
  依马木站在一处高坡上,望着视野所及的范围内一大片绿色,泪水再也忍不住,流了下来,所有吃过的苦,所有曾在脑子里闪过的杂念,都抛到九霄云外了。

 

依马木·买买提和儿子艾斯卡尔·依马木在柯柯牙林管站院子里


  把儿子“骗”来柯柯牙护树
  1991年,依马木调任阿克苏地区林科所,专心从事林业科学研究。柯柯牙工作的5年,给他的理论研究奠定了扎实的实践经验。
  在这前一年,他硬是把高中毕业一心想当兵的儿子艾斯卡尔·依马木带到柯柯牙磨炼。
  “这些树就跟我的孩子一样,要把他们交给我放心的人照顾。”依马木透露,这是当时他让儿子到柯柯牙的初衷。
  转眼间,艾斯卡尔接替父亲守护柯柯牙的树已经28年了。
  “只要你能受得了柯柯牙的苦,啥事你都能干成。”如今已45岁的艾斯卡尔说,当年,他的父亲就是“连哄带骗”把他带到柯柯牙的。
  随着柯柯牙的绿色像地毯一样铺开,工作的环境越来越好,加上自己年龄的增长,艾斯卡尔逐渐体会到了父亲对柯柯牙的感情,自己对柯柯牙也逐渐有了感情,爱上了这里的一草一木。
  再到后来,艾斯卡尔成了家有了孩子,他时常也会带孩子到柯柯牙自己工作的地方,给孩子讲发生在柯柯牙的故事。
  让艾斯卡尔没有想到的是,父亲依马木离开柯柯牙后,心还系着柯柯牙,即便是后来退休了,也经常让他带他来柯柯牙转一转,看一看。
  “我这辈子最骄傲的有两件事,一件是当老师,另一件就是在柯柯牙种树。”依马木说,从大学的三尺讲台到柯柯牙的荒漠戈壁,有了这段丰富的人生经历,他的人生才算丰满。(记者 马少宾)

依马木·买买提和儿子艾斯卡尔·依马木在察看柯柯牙绿化工程一期项目栽种的新疆杨长势情况

 

观众正在参观柯柯牙绿化工程纪念馆